amjs60885金沙|网站·首页

媒体观察

理论周刊:从“流人入岛”看海南历史上的文化认同

发表时间:2022-04-19 16:43:13

儋州东坡书院的苏东坡雕像。 新华社发

海南省位于我国最南端,全省陆地(主要包括海南岛和西沙、中沙、南沙群岛)总面积3.54万平方公里,海域面积约200万平方公里。海岸线总长1944公里,有大小港湾68个。千百年来,海南岛始终是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各民族共同开发、建设着这片富饶的土地,书写了灿烂的历史。

海南与内地自古联系密切

琼州海峡使海南岛与大陆相隔,但海南省东方市荣村遗址出土的几何印纹陶器,却反映出这里很早就受到中原青铜文化的影响。在海南岛西部,发现了与中原相似的铜鼓、铜釜等青铜器。这些出土文物表明,海峡并非不可逾越的屏障,海南岛上的先民很早就与岭南以及中原地区有了经济文化往来。

公元前221年,秦始皇统一中国,在岭南地区开置桂林、南海、象三郡。海南岛为象郡之外徼。秦末汉初,海南岛属南越国。汉武帝元鼎六年(前111年),伏波将军路博德率汉军平定南越,翌年,在海南岛设立了珠崖、儋耳二郡,自此,海南岛正式列入汉朝版图。此后,历朝历代都在海南设置行政机构,加强对南海疆域的管理和开发,来自全国各地的人们不断进入岛内。唐宋时期,南海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大通道。大量移民的到来,促进了海南岛的开发,加速了当地封建化进程,促进了文化交流与认同,凝聚了人心。

海南特有的一个历史现象是“流人入岛”,即被称为“流人”的谋生者、流放者、守边者等各类人员陆续进入岛内。这些“流人”不管什么时候、何种原因进入岛内,都会带去以习俗、技能、观念等为载体的文化,并把这些文化渗入到当地社会生活中。这些文化的传播,增进了海南岛各民族对中华文化的认同,而这种认同将民心紧紧相连,成为越来越强的趋势,这一点在海南的历史中显得格外突出。

流放海南的名臣兴文化人,培育家国情怀

“流人入岛”的一种特殊形式是流放贬谪。流放贬谪是将罪犯或被贬官员放逐到边远地区的一种惩罚形式,也是古代法律制度中的一种刑罚。流放刑罚在我国起源很早,统治者自诩这是一种仁慈的刑罚,所谓“不忍刑杀,流之远方”(《大清律例·名例律上》)。但实际上,流放之地往往是边远、荒凉、闭塞之地,流放实际上是一种很凄苦的惩罚。

在古代,海南岛是荒远之地,先秦时期称其为“南服荒徼”,秦代称之为“越郡外境”,隋朝初年始作为流放地。《隋书·杨纶传》记载,隋炀帝时,隋朝宗室杨纶被流放至琼崖,后来携妻子逃至儋耳。这是史籍所见较早的关于流放官员至海南的记载。

唐朝有许多官员被贬至崖州。例如,曾任御史台侍御史的王义方是著名的饱学之士,贞观二十年(646年),他被贬为儋州吉安县县丞。吉安原为荒蛮之地,不知孔孟为何人。王义方到任后,与地方首领共商文教事宜,创办学校,亲授经书礼仪、音律技艺,被称为“海南儒学amjs60885金沙第一人”。历任大理寺卿、户部尚书等职的吴贤秀,在永贞元年(805年)被流放至崖州。他积极传播中原文化,促进海南文化发展。苏东坡在《伏波庙记》中说,“自汉末至五代,中原避乱之人多家于此,今衣冠礼乐班班矣”,“则知文运之开,肇自唐季。而唐季以名臣迁居海外者,惟吴尚书壶邱(吴贤秀号)公。窃即思文忠公言思之,知吾琼文运之开,惟公称首”。《琼山县志》称其“蓄道德,能文章,八闽耆宿,为海邦儒宗”。曾任唐朝宰相的韦执谊,在元和元年(806年)被贬至崖州。他曾利用琼北随地可取的火山岩石,砌成堤岸,修筑岩塘陂以蓄水灌田,增加粮食产量。历任唐文宗、武宗两朝宰相的李德裕,大中二年(848年)也被贬至崖州。他虽身处边地,却心系国家,正如他在《登崖州城作》一诗中所说:“独上高楼望帝京,鸟飞犹是半年程。青山似欲留人住,百匝千遭绕郡城。”他在海南积极著书立说,传播中原文化,为海南文化事业发展作出了贡献。

宋朝被流放到海南的官员也较多。例如,宋高宗朝任宰相的李纲,建炎三年(1129年)被贬至琼州。他曾提出治国、整军、抗金等多项主张,著有诗文多卷。高宗时任枢密院编修的胡铨是一位著名的史学家,绍兴十四年(1144年)被贬至海南。他在崖州水南村兴办“逸贤峒”书院,“日以训经传书为事”。曾任高宗朝宰相的赵鼎,绍兴十五年(1145年)被贬至海南,在此期间,他创作了许多忧国忧民的诗词。曾任吏部侍郎等职的李光,绍兴十五年(1145年)被贬居海南后,积极提倡并参与办学。在李光留下的众多诗文中,《迁建儋州学记》《儋耳庙碑》两碑文是记述儋州古代学风和民俗的宝贵史料。李光还提出了“跨空结飞梁”、架设海峡大桥的梦想。

如今,在被誉为“海南第一楼”的海口市五公祠,祭祀着唐宋两代被贬至海南的五大名臣:李德裕、李纲、赵鼎、胡铨和李光。祠内一副对联曰:“只知有国,不知有身,任凭千般折磨,益坚其志;先其所忧,后其所乐,但愿群才奋起,莫负斯楼。”这些被流放到海南的名臣,忠心耿耿、忧国忧民,他们的爱国主义精神不仅在当时为海南各族人民所敬仰,也被后世铭记。

书院促进儒家思想传播

历史上,被流放海南的人物中,最著名的当数宋代大文豪苏东坡。这位才华横溢的大学士曾多次被流放和贬谪。宋哲宗绍圣四年(1097年),62岁的苏东坡被贬至儋州,那时的儋州,是荒芜瘴疠之地。他在桄榔林里盖了几间茅屋,取名为“桄榔庵”。他劝导当地黎族百姓,以农业为生存之本,教与耕殖;又勘察水脉,掘土打井,与当地人结下了深厚情谊。常有海南的书生学子来拜访,求教于苏东坡,苏东坡便将桄榔庵的一间茅草屋取名为“载酒堂”,作为他以文会友的地方。《琼台纪实史》记载,“宋苏文忠公之谪居儋耳,讲学明道,教化日兴,琼州人文之盛,实自公启之”。

隋唐实行科举制度以后,未有登第的儋州也陆续出现了一些读经习文的士子。苏东坡北归三年之后,其弟子姜唐佐成为海南岛历史上第一个举人。位于儋州的东坡书院,历经宋、元、明、清,多次重修增建,如今已成为人们纪念苏东坡的文化圣地,五公祠内也有苏公祠。

苏东坡在海南期间,留下了不少寄托着他对海南特别是黎族百姓情感的诗词。如,他在《题黎母山》中赞美“黎母山头白玉簪,古来人物盛江南”。当宋朝皇帝召他北归时,他依依不舍地写道:“我本儋耳氏,寄生西蜀州”“他年谁作舆地志,海南万里真吾乡”。这些传世名句,体现了苏东坡视海南为故乡的情感。

唐宋以降至明清,在海南出现了许多由私人或官府所设的教授学子、藏书讲经的场所,即书院。在今海口、临高、澄迈、定安、文昌、琼海等地,书院十分集中,多为宋代建立。这里名师汇集,既有当地文人,也有外来的学士,他们崇文重教,使社会风尚大为改观。从北宋庆历年间(1041年—1048年)始,历经元、明,至清光绪十五年(1899年)的科举考试中,海南各地先后有112名考生考中进士,这是海南岛推崇文化amjs60885金沙、传播儒家思想、推动科举制度的一个积极成果,对海南文化amjs60885金沙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。

历史上被流放海南的贤相、名臣、学士、文人墨客,他们虽身处逆境,却心怀天下;虽无权势,却满腹经纶,从教行文成了他们矢志报国的重要选择。他们的作为彰显了以天下为己任的国家观、崇文重教的价值观,在海南传播了中原文化,促进了地区之间、各民族之间的交往交流交融,增进了文化认同,培育了爱国主义精神。(作者系国家民委中华民族共同体研究基地amjs60885金沙|网站·首页中华民族共同体研究院首席专家)

(来源:理论周刊 作者:陈育宁)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mzb.com.cn/zgmzb/html/2022-04/19/content_21284.htm